您的位置: 阿克苏信息网 > 星座

民间资本炒房炒蒜专家投机发展模式不可持续

发布时间:2019-10-13 03:41:35

民间资本炒房炒蒜 专家:投机发展模式不可持续

CCTV2《今日观察》2011年6月15日播出“聚焦钱流:钱多的烦恼?”,以下是节目实录:  中国缺钱吗?前一段时间的信贷大量投放,加上数量难以统计的民间资本,一度出现的炒房、炒蒜、炒姜等等

,我们其实应该是不差钱的。真的不缺钱吗?当前许多中小企业融资紧张的话题却火热升温,那么如何来引导过热的流动性?如何才能够让钱流畅通起来?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陈伟鸿和着名财经评论员张燕生、何帆共同评论。  炒房、炒蒜、炒收藏,是否钱多惹的祸?有人钱多,有人却在喊渴,资金流动为何冷热不均?  神木是现在我国产煤第一大县,总储量达到500亿吨,走在神木县旁边的国道上看到,每天排队等待进入高速公路的运煤车连绵几公里,有煤不愁卖,去年全县的地区生产总值达到605亿元,十一五期间年均增长达到54.8%,煤炭在神木造就了许多富翁,这个位于陕西省北部的县城,最近的房地产价格也和省会城市西安不相上下,从去年秋天的每平方米四千元

,上涨到现在的均价每平米八千元,现在神木最贵的房子已经涨到每平方米两万元,外地一些开发商也将目光聚集到神木,售楼广告比比皆是,在一家酒店大堂一层看到,一个来自西安的房地产项目售楼处,销售人员介绍,他们在神木的销售业绩非常可观

,不仅有西安的楼盘,还发现了不少北京、山东沿海城市以及海南等地的在建楼盘。房地产热是留给经济的直观印象,而走在街道,还看到这样的店面,初步测算当地民间资本规模在200亿元左右,神木县原有担保公司113户,注册资金总规模为12亿元,2009年以来当地金融主管部门进行清理整顿,大部分担保公司变更经营范围,联合申办小额贷款公司,去年底审核后提出建议解散36家,保留1家。  还有一组数据,截止到2010年年底,神木县金融机构存款余额超过421亿元,贷款余额超过212亿元,目前已获批的小额贷款公司有13家。  梁陈伟(央视):陕西神木最近一次被公众所广泛关注,是因为两年多前的医改。2009年,神木率先实现了轰动全国的全民免费医疗,除了免费医疗,在这里现在已经实现了12年的免费教育和城乡养老全覆盖,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是因为神木有钱。  高瑞亭(神木县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关键还是如何引导民间资本找出路的问题,现在资本市场的前景这么好,但是大家对这一块还没有进入,一方面是不懂,其次是好些老板觉得现在已经很富裕了,没有再投资的冲动,没有往大做的冲动,所以这个路还很长,需要咱们政府的引导甚至是一些政策的扶持。  何帆:如果大家都不做实业去炒房 中国经济系统会变得非常脆弱  (《今日观察》评论员)  这都是钱多惹祸。神木的有钱人原来绝大部分都是投资煤炭的,现在继续投资煤矿觉得风险比较大,又没有投资其他地方的知识经验,所以现在他们一窝蜂全部都去买房子了。有一个故事说一个陕北的煤老板去买房,正在看楼盘的时候响了,是一个老乡打来的,听到他正在看楼盘,这个老乡就说,那你就替我捎一套回来,买房子就跟买袜子一样了。  此外,现在各种各样的金融担保公司、贷款公司像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大街小巷,这也都是钱多憋出来的,因为这些钱实在是找不到出去的地方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现象。包括企业现在都不做实业了,都去挣钱。现在做实业不赚钱了,在温州,过去有很多企业的老板是做工厂的,做实业的,老婆就参加炒房团到处去买房,结果到年底算帐,丈夫挣的钱还没有老婆挣的钱多,所以温州太太们在家庭里的社会地位越来越高了。但是这样一来,整个中国经济系统就变得非常脆弱,如果所有企业变成房地产企业,所有人的都去炒房,万一房价下跌,那么给我们带来的损失是可想而知的。  张燕生:房地产投资热的背后折射出钱太多、租太大、利太厚的现状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房地产投资热的背后折射出钱太多、租太大、利太厚的现状。从国际上来看,比如1987到1990年的日本,当日元大幅升值的时候,日本出现了很大的资产泡沫,到了1990年,东京的地产都超过了美国的整个资产价值;从2000到2008年的美国,泡沫经济很大程度是由于楼市泡沫造成的。因此,从中国来讲,房地产投机的背后租太大、利太厚,目前这种投机的热潮过热,今后将会后患无穷。  张燕生:投机的发展模式是不可能持续的  (《今日观察》评论员)  现在全球的油价,是正常情况下的油价的几倍?1990年到2004年,全球油价是22美元到28美元一桶,在泡沫经济高点的时候是147美元,现在是在110到120,那么基本上是5倍。铁矿石的价格,1990年到2004年,是30美元一吨,现在前四个月的进口均价是157块每斤,大概也是5到6倍。而房价一般都是在10倍左右,艺术品可能就是几十倍。那么,我们可以想像,当部分资产和产品的价格飙升了几倍到几十倍的时候,这时候人们肯定都去做这些投机,而不愿意去做实业,不愿意去做创新,也不愿意去做创意创造,那么这个时候,这种发展模式是不可能持续的,因此无论是从国际的经验来说,还是从中国的历史经验来说,这种发展的模式一定要改变。  何帆:要吸取炒作白银的教训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中国人现在的套路就是一哄而上,然后把价格炒高,最后大家都发一笔横财,但万一价格掉下来,我们不知道怎么才能够防范。这样就是不戴安全带,直接去玩蹦极,蹦起来的时候很高,掉下去的时候就不知道是怎样。举一个例子,白银在2010年8月的时候,世界白银的价格开始逐渐上涨,一开始大家随着世界白银价格的上涨,都觉得很开心,都觉得要赚钱了,但是2011年5月份形势急转直下,白银的价格在11分钟之内下跌了,连续三个交易日连续暴跌,在10天之内价格下跌了20%。这个炒作白银的教训,我们每个人都要吸取。  如何引导资本促进经济健康发展?钱流如何真正通畅起来?  何帆:降低进入的门槛 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实业  (《今日观察》评论员)  游资也是水,如果利用好,它能够发电,所以我们在处理游资的问题上,关键的思路还是到底是堵还是疏?如果堵,那么你就是按下一个葫芦浮上来一个瓢,你不让他去投资楼市,他就会进入到股市,你不让他去炒绿豆,他就会炒黄豆。如果疏,那么现在中国需要投资的地方太多了,包括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遇到的最主要问题不是消费不足,而是投资不足。我们需要投资的地方很多

,基础设施需要去投资,新一轮的技术革命马上就要到来,需要对研发进行投资。在中国的产业结构里,制造业的竞争力非常强,但是服务业非常落后,因为进入民营资本服务业的门槛太高,所以就使得民间资本眼睁睁的看着服务业是一个金矿,却进不去。如果真正要引导这些民间资本进入实业,那么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把这些进入的门槛降低,能够让民营资本进入医疗业、教育行业等等,这样才能够使这些游资对整个社会做出积极的贡献。  张燕生:中国面临转型升级的变化契机 一定要吸取别国的经验教训  (《今日观察》评论员)  当我们的人民币贵了,当我们的劳动力贵了,当我们的土地也贵了,当我们的各种要素和资源的成本越来越贵,在我们的竞争对手依然便宜,我们却变得越来越贵的情况下,就面临一个转型升级的变化契机,那么中国下一步,无论是农业、工业,还是服务业都存在从低端向中端和高端的转型,从待工向自主生产转型,从组装向制造转型,从模仿向创新转型,从过去的低价竞争向差异化竞争转型。  如果我们要完成这个转型,就会面临一个很大的考验,也就是资源配置的激励导向,如何能够保证人财物不是流向房地产和那些投机的领域,而是进入到实体经济里去,真正回归到实体中去,回归到创新中去,回归到高端就业岗位的创造方向上来。我个人认为核心问题就是,首先激励导向要变,如果大家都认为房地产可以赢得暴利,而实业的收益远远不及房地产,那么就很难让人财物流向实体经济部门。2000年到2008年,美国就有这样惨痛的教训,最好的人才都去了华尔街,没有人愿意回到实验室,因此美国从2000年到泡沫经济爆发,它的所有技术领域的发明专利的申请都呈现出20%以上的下降。这个教训,中国一定要认真的吸取。  连平:放宽小型金融机构准入的限制 健全小企业贷款担保体系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未来,一个是要放宽小型金融机构准入的限制,让有条件的人都可以来办小型金融机构;其次,要支持他们的发展,比如说小额贷款公司,我们要在业务的管理上,给予其更多实实在在的合理支持;第三,全社会的信用担保体系应该很好的加以健全和完善,国家和地方政府应该花大力气把整个地区和国家的信用环境搞好,然后把小企业的贷款担保体系健全起来。  刘俏:引进民间资本  设立针对中小企业融资服务的中小金融机构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一方面,我们看到其实有很多储蓄很高的储蓄率,似乎是有很多资金;但另一方面,实体经济里真正需要资金的这些实体部门得不到相应融资上的支持,那么就出现资本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飞的情况。最根本的一点就是金融中介模式要发生变化,现有的大中型金融机构应该改变其盈利模式,从以前只针对大企业的模式转换成也针对中小企业提供相应的融资服务的模式,还可以考虑设立针对中小企业融资服务的中小金融机构,那么在这一块,我觉得更好的方法是引进民间资本,另外相配套的建立健全社会中介服务体系,民间资本让它去规范,这样才能浮出水面阳光化。  何帆:拧紧货币供应的水龙头 关紧资本管制的闸口  (《今日观察》评论员)  现在我们为什么钱多呢?这和我们过去两年的货币政策过于宽松有关系,所以从去年开始央行连续加息,又开始连续提高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这就是为了把货币政策逐渐收紧,把过剩的流动性吸收回来。另外,在今年一季度的时候,有很多国际热钱已经开始流入中国,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一个是把货币供应的水龙头要拧紧,另外一个要把资本管制的闸口关紧。  张燕生:引导社会资本进入保障性住房建设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们要有一个新的引导方向,比如钱进房地产,实际上从住房来讲,住房有商品属性和社会属性,居者有其屋。首先房子是盖了以后给人住的。因此关于基本住房保障部分,就是下一步如何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到保障性住房建设中来,这是下一步政府要着力做的。

公众微信平台小程序
爱逛怎么开直播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