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克苏信息网 > 星座

末世为皇 第一卷 末世开端 第十章 夜谈(下)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5:56

末世为皇 第一卷 末世开端 第十章 夜谈(下)

在陈阳悠悠的话语中,杨玉婷不知道何时,他那明亮的眼睛就开始注视自己了,从他那双眼睛里,杨玉婷能看到,里面充满着的,是对于生命是什么的渴望!他渴望明白生命的意义!

“呵呵,你不觉得现在讨论这个问题,有点不合时宜吗?”杨玉婷呵呵一笑,甩了下长发,看着陈阳的眼睛,很认真的道:“每个人活着,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迷茫,即使表面看上去很正常,可生活不还得继续下去吗?迷茫,无论是对什么,都不应该成为人活下去的阻碍”

在杨玉婷那真挚的目光下,陈阳缓缓点了点头,接着又听杨玉婷继续道:“既然你这么想明白生命的意义,那么你就努力的去寻找吧!如果,命都没了,那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陈阳心头一震,静静地看着杨玉婷,而杨玉婷也静静地看着他,两人都没再说话。

忽然,一滴水滴落在手臂上,陈阳纳闷的仰头看了看夜空,发现不知道何时月明星亮的夜空,变得乌七八黑的,这怕是又要下雨的节奏啊!

陈阳苦笑一声,道:“看来又要下雨了,走吧,回去睡觉”说着就转身往回走,而杨玉婷依旧挽着他的胳膊,靠在他肩头,整个人就像挂在他身上一样,才走了两步,就打着哈欠,口齿不清的对陈阳道:“你抱我进去吧,我走不动了”她话还没说完,就站在那不走了。

陈阳无奈的苦笑一声,用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而杨玉婷就像只猫一样,搂着他脖子,脑袋缩进了他怀里,就这样,两人摸着黑往里走,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小彤,你先下来,这也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陈阳把杨玉婷放在地上,掏出开了机,然后开了手电筒后,才又带着杨玉婷往回走,而杨玉婷却是一个劲的在打哈欠,等来到餐桌前,用一照,顿时陈阳就乐了。

只见张大富不知道何时睡到了地上,正抱着吴静的小腿睡得正香,而吴静还是趴在桌子上,也在呼呼大睡。

刚到餐桌这,杨玉婷便也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没一会就打起了小呼噜,而陈阳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想关掉手电筒,却又怕遇到什么事后,搞不清状况,于是他便打着手电筒四处翻了起来。

不一会儿,陈阳便从盛饭的桌子下翻出一包白蜡烛,他赶忙拿出打火机点燃,又把关了机,这才趴在桌子上,他一点睡意都没有,很精神的听着四周的动静。

“不行,以后不能这样随便了,晚上必须分组值夜,还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四周一安静下来,陈阳便胡思乱想了起来。

“还有,以后必须在手臂上缠上些什么,这样遇到活尸后,也能用这些东西格挡”陈阳却是想起了张大富往袖子里塞香烟的一幕。

一晚上就在陈阳这胡思乱想下,缓慢的过去,当外面的天色渐渐变亮后,张大富也终于睡醒了,只见他嘴角还流着口水,睡醒后发现自己抱着吴静的腿,顿时把自己吓了一跳,也清醒了不少,不过他就看到陈阳一直在看着他,那直勾勾的眼神,看的他心里一个劲的发毛。

“我说阳哥,你不会是对小胖我有啥想法吧?”顿时,张大富就小声的问道。

“没,你过来,我跟你说两句话”陈阳随便敷衍了下张大富那龌龊的思想,便冲他招了招手,等张大富一脸好奇的坐到他身边后,他才在张大富耳边低语了几句。

张大富听着陈阳的话,看了看四周,认真的对陈阳道:“放心吧阳哥,我知道轻重,你也休息会吧”

陈阳看到张大富一脸认真的神色,才悄悄地松了口气,然后趴在桌子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陈阳再醒过来时,是被杨玉婷给拍醒的,他脑袋还是一团浆糊时,就被杨玉婷拉到了阳台上,等他看清了楼下的情景后,瞬间就清醒了过来,顿时背后一阵阵的冷汗直冒。

楼下的情景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而是一辆车,具体的说是一辆防爆车,就是昨天早上他上班时,在商城前看到的那种。

此时,那辆防爆车正极驶在路上,路上各种的车辆撞在一起,可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从四周源源不断涌现的活尸,那恐怖的数量,何止上千?

“幸亏昨天没有出公司,不然就真的被围了”杨玉婷一脸心有余悸的道。

陈阳也是赞同的点点头,既然知道了楼下不通,他也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要想坐直升飞机离开,必须去到楼顶才行。

而这时楼下的那辆防爆车,在本就交通堵塞的路上行驶就已经很慢了,在被乌央央的活尸包围后,也如一叶小舟覆灭在大海中一样,慢慢的不在动了。

“好了,别看了,那几个死定了”陈阳把几人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后

末世为皇  第一卷  末世开端 第十章 夜谈(下)

,又道:“走吧,我有些计划,我们一起讨论下”

等四人来到餐桌前时,杨玉婷先给陈阳盛了碗剩饭才坐到他旁边。

陈阳也是饿了,胡乱的吃了两口,才在三人的注视下,点了根烟,道:“昨天晚上我想了下,我觉得晚上睡觉,必须要有人值夜,两人一组,这样有什么突发情况,我们也能有人发现,并做出应对”

“嗯,这个关系到我们自身的安全问题,确实很有必要”还没等杨玉婷说什么,张大富就先开了口,在看到楼下发生的后,似乎他也意识到了严重性,一脸的严肃。

“第二,我想我们应该去楼顶”陈阳见几人都没什么意见,才缓缓道:“小彤她父亲会派直升机来救援我们,可刚刚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去到公司外面根本没活路,活尸太多了”

陈阳叹了口气,才接着道:“所以,我们只能往楼顶上闯了,不过也不要太担心,只要我们顺着楼梯,不要去到楼层,问题应该不大,而且”说到这里,陈阳一顿,看向张大富道:“昨天,王大富往袖子里塞香烟,也让我有了些想法,要是我们都在手臂上,绑些坚硬的东西,危机时刻也可以用来格挡,只要不是被活尸围住,我觉得去到楼顶,希望还是蛮大的!”

陈阳说的顿时就让杨玉婷眼神一亮,她也对那些活尸苦恼不已,面对活尸,逃走不难,可难的是不能被咬,被抓伤,哪怕是一丁点的小伤都不能有,这就有点难了。虽然不知道被抓伤,会不会被感染,但谁也不敢去冒这个风险,毕竟命都只有一条,只能以电影里的危险程度来衡量了。

“可是,用什么绑在手臂上啊?”张大富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那粗肥的样子,都比的上两个女人的大腿了。

听到张大富的话,陈阳也苦恼了起来,用什么绑在手臂上好呢?而且还要不影响行动,最重要的是,不能影响到手臂用力。

“阳哥,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和面”就在几人都苦思冥想时,吴静却是道:“如果把面粉和成面团的话,在手臂上绑的厚点,就算真的被咬了,被咬去的也是面团,而最重要的是,面团比较柔软,完全不影响行动”

吴静的话还没说完,几人的面色都是一喜。

“这个想法不错,一会我们就试试看”杨玉婷兴奋的一拍桌子,那急不可耐的样子,看的陈阳一阵好笑。

“嗯,那第二个问题也算是解决了,还有第三个需要解决”陈阳神色渐渐严肃了起来,他看了三人一眼,才道:“我们没有武器啊!危机时刻,可以用手臂来格挡,如果摆脱不了活尸,被咬到却是时间问题了”

“嗯,有道理”张大富不停的点头附和,却听陈阳叹道:“就算有了武器,我们也得好好练习几天,最关键的是。我们都没有正面面对过活尸的经验,谁能保证,在看到活尸向你扑来时,能不腿软的进行反击呢?”

听到这话,杨玉婷也不由得叹了口气,她可是对于活尸的力气深有体会。在办公室里,要不是靠着陈阳的脑袋瓜子好使,恐怕两人早死了,可那也不算是正面面对啊,最多算是取巧偷袭。

“还是先找几个钢管,做个简易的矛吧,凭我们的力气,想要用刀砍活尸,真正的是异想天开了,搞不好还会砍到自己人”陈阳摆了摆手,多少也有些丧气,七楼往上是其他公司,谁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好了,别说这些丧气话嘛,别忘了,办法总比困难多的”感觉到了几人都有些丧气,杨玉婷赶忙打气道。

“如果要是制作类似矛一样的武器的话,我有些心得”张大富却是兴致高昂,看了几人一眼,自信道:“我没开玩笑,制作武器的事,就交给我吧!”

剩下的几人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这胖子哪儿来的自信。

“得,还不信我?反正都是要制作武器的,你们也制作几个,到时候看谁的好用,就用谁的呗”张大富在几人一脸不信任的表情下,也没气馁,反而兴致不减的建议道。

“嗯,那小彤和吴静去和面团吧,等和好了后,我们试验下”陈阳看着吴静和杨玉婷说了句,又看向张大富道:“我们就去制作武器吧!”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能刷医保吗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路线图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需多费用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吗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收费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