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克苏信息网 > 娱乐

蛮血纵横 第五章 阿茹娜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3:13

蛮血纵横 第五章 阿茹娜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索亚就仿佛从腾格巴特部族消失了一样,除了莫德老人和阿茹娜,没有任何人见过他。那些人都说,拓伦索亚已经变成了残废,甚至有人说他已经死了。

而索亚则整日整夜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近乎贪婪的学习着那些关于元素和尘埃的基础知识。其实,看完那些基础知识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只是里面的东西对索亚来说,完全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即便达伦阿赤做了非常详细的解释,索亚也需要花很多时间去理解。

学习魔法对一个蛮族少年来说,绝对是足以让他死上一百次的行为。但更重要的是,这对索亚来说,是此生唯一的出路,在他翻开《死亡召唤》之时,他就斩断了一切退路。所以,整天关在屋子里的索亚,反而觉得自己的时间非常珍贵和匮乏。他已经了解到,法师的进阶也是极为困难。

除了学习魔法知识,索亚同样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蛮族之力。他将时间分配得非常紧凑,除了吃饭和必要的休息。白天的时间,他都在继续修炼蛮族之力,夜晚寂静无声时,才拿出《死亡召唤》继续理解那些魔法原理。

《死亡召唤》上所有的召唤术都是以蛮族之力为基础,它所需要的,是蛮族之力的本源和蛮族人天生优越的体质。这对索亚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因为他现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自己的战骨,而且也很难提升蛮族之力的等级。但是,只要蛮族之力的本源还在,他觉得,自己就可以练习召唤术。不过索亚也明白,以他现在的情况,即便学会了其中的召唤术,威力必然也十分有限。因为《死亡召唤》相比于普通的召唤术,要求更为苛刻,召唤术的威力是随着魔法和蛮族之力的同步提升而增强的,并且,索亚还必须要学会融合蛮族之力和魔法,否则的话,使用召唤术之时,最先完蛋的就是他自己。

达伦阿赤在前面说过,即便是经过他提炼,融合的方法也并不完美,也就是说,索亚不仅要学习《死亡召唤》上的法术,并且还需要进一步去弥补其中的缺陷。不过,在叙述完魔法的基础知识后,达伦阿赤紧接着写下的一句话却给索亚带来了莫大的信心。

“如果可以完美的掌控魔法的基础,了解最深层次的原理,那么,在修炼魔法的过程中,是可以用魔法去逆向增强蛮族之力的。但是,我依旧无法寻找出魔法与狂血之间的关系……”

尽管索亚还做不到这些,但这段记载却让天生蛮族之力匮乏的他看到了一丝曙光。

魔法基础知识介绍之后,《死亡召唤》中紧接着便提出了七种元素与身体呼应的测试方法。在人族和精灵的魔法学院当中,这种测试其实非常简单。最通用的就是用一块元素检测石,把手往上面一放,魔法师能够呼应的元素颜色就会立刻显现。可是在蛮族,想做到这一点,却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达伦阿赤却早有准备,他在书上夹了一张可以测试元素呼应的测试纸,索亚同样只需把手放上去,他能够呼应的元素就会变成图案出现在测试纸上。

深夜,索亚关上房门,准备开始测试自己所能呼应的元素。他拿出了那张看上去已经有些破旧的测试纸,期盼自己能够像达伦阿赤所说的那样,呼应所有元素。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索亚将自己的右手手掌摁在了那张纸上,同时按照书中的记载,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去运转体内的蛮族之力。

等了一会儿,那张纸上没有出现任何图案,又过了一会儿,还是一样……直到索亚手心已经开始有些冒汗之时,桌上的那张测试纸依旧没有给出半点反应。

顿时之间,索亚心里不禁有些沮丧。

“难道,难道我连一种元素都无法呼应吗?如果是这样……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于是,索亚拿起手,又将书中的记载看了好几遍,确信自己没有任何地方失误之后,他再一次把手掌放在了纸上。

然而,等了许久之后,结果依旧跟刚才一样。

“没有任何呼应,也就是说……我无法凝练魔法……”

索亚的心仿佛给刀扎了一样,他痛苦却又愤怒的仰起头,不顾一切的咆哮道:“蛮神,难道我真的已经被你抛弃了吗?难道我此生就只能是一个废人了吗?”

“不……”咆哮之后,索亚愤怒的摇了摇头,“就算你阻止我,就算你夺去我的一切,我也不会放弃。”

如一头绝望的困兽,索亚举起右手,又宣泄一般,拍向了桌上那张测试纸。此时,索亚已经收敛了蛮族之力,拍在坚硬的青冈石桌上,只感到一阵痛苦从掌心传来。

“不,绝对不能放弃。”紧咬牙关,索亚怒睁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张测试纸。

他再一次运转蛮族之力,但却没有遵循书中的记载,而是直接将自己的蛮族之力发挥到极限,然后让手掌间涌现战骨。

索亚的战骨在考试之后早已经被毁,此刻随着蛮族之力出现的,只不过是一些覆盖在他手上的骨骼残片而已。并且,强行催动战骨会给猛士带来极大的痛苦,那种痛比之于用尖刀挖去骨髓也丝毫不过。

可是,在这无穷无尽的痛苦之中,异动却出现了。

索亚看到,被自己手掌压着的测试纸忽然闪出淡淡的光芒,然后,一个又一个图案接连开始在他手掌周围出现。

“一个、两个、三个……”索亚默默的数着。当他数到第六个的时候,终于,测试纸上那淡淡的光芒消失了。

“六种元素。”虽然和自己预想的不同,但能够呼应六种元素也足以让索亚心中喜悦不已。对比了书中记载的图案,索亚这才发现,自己唯一不能呼应的便是“光明”元素。

不过,这对仅有十岁的索亚来说,也已经足够了。要知道,即便精灵族曾经最伟大的法师,最多也只呼应了六种元素。

如果此刻有某位法师能够看到测试纸上那六个图案的颜色深度的话,他绝对会一口气喘不上来,被活活的吓死。

呼应是一回事,呼应的程度却又是另一回事。而索亚能够呼应的六种元素,无一例外,都是最完美的。

只是让索亚现在无法解释的是:为何只有在自身战骨涌现之时他才能够与魔法元素呼应?

按照达伦阿赤的理解,在没有学会融合之前,蛮族之力于魔法是排斥的。《死亡召唤》所记载的,是一种很特别的运转蛮族之力的办法,最大程度上抵消了这种排斥。可是在索亚身上,达伦阿赤的理解似乎不对。

索亚没有去怀疑达伦阿赤,他决定将这个疑惑先放下。

“现在已经知道了我能够呼应的元素,也就是说,书中大部分召唤术我都可以使用。”索亚暗道,“接下来就是凝练魔法尘埃,让自己获得魔法元力了。”

第二天早晨,当阿茹娜把早饭端进索亚房间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索亚没有像以往那样正在满头大汗的磨练蛮族之力

蛮血纵横  第五章 阿茹娜

,而是换好了衣服,静静的坐在床边。

这段时间,阿茹娜每天都会给索亚送饭,同时,她也看到了这个安静男孩极其刻苦的一面。战骨碎裂后继续凝练蛮族之力的痛苦是众人皆知的,然而,在阿茹娜看来,那些痛苦似乎没有成为拓伦索亚的阻碍。相反,阿茹娜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人像索亚这样努力。有时,阿茹娜想劝索亚稍微休息几天,可是,每当她看到索亚双眼中那坚毅的目光,却又总是笑着转过头,什么也不说。

“吃饭吧。”阿茹娜总觉得今天的索亚看上去有些不同,他的眼中没有了修炼时的刚毅,而是透出一种让阿茹娜内心微微发抖的温柔。

“谢谢你,阿茹娜。”其实,面对腾格巴特最为美丽的花朵,索亚的心里常常也是悸动不已,只是索亚还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每当阿茹娜照顾他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开口。这句谢谢,是索亚第一次跟阿茹娜说话,也是他内心最简单的表达。

阿茹娜的脸颊更加红颜明媚,他微微的侧过脸,轻声说道:“你今天怎么没有修炼了?”

“我想出去走走。”从内心深处,索亚不想瞒着阿茹娜,但接下来,他就要去寻找魔法矿石了,让阿茹娜知道,只会对她不利。

“你想去哪儿?”阿茹娜问道。

“呃……不去哪儿,在房间里关了太久,就想走动一下。”索亚说道。

“那……”阿茹娜似乎在犹豫,但她最终还是说道:“让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也想到苏木河边去采一点水灵芝。”

索亚显得有些为难,但是他却觉得自己无法拒绝阿茹娜。

“反正今天也只是去碰碰运气,即便找到了魔法矿石,阿茹娜也不认得啊。”于是,索亚微笑着说道:“好啊,我的荣幸。”

阿茹娜喜悦的心情即便如何压抑,也仍旧在脸上绽放出鲜艳的笑容。等到索亚吃过早饭,阿茹娜就背起竹筐,和索亚走出了屋子。

腾格巴特部落非常大,虽然称不上繁荣,但也绝对能够比拟一座人族的大城市。走在路上,所有蛮族少年的目光都在阿茹娜的脸上停留,当然,他们也没有忘记站在阿茹娜身旁的那个影子。

几个月之后再次看到索亚,那些少年们当然想要去嘲笑几句。更让他们不悦的是,索亚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战骨被毁,这辈子都别想成为猛士,这样的人,居然跟咱们腾格巴特,哦不,是蛮族最美丽的鲜花站在一起,真是想想都叫人不快。

但是,所有腾格巴特少年都知道,阿茹娜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孩,他们自然不会在自己心仪的女神面前显得太过粗俗无礼。于是乎,当索亚走上街时,竟然还有几个以前经常嘲弄自己的少年上前来慰问他的伤势。当然,索亚也明白,这些人不过就是为了靠近了跟阿茹娜说一两句话而已。

于是呼,沾阿茹娜的光,索亚还算是轻松的走出了部落。

漳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漳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漳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漳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漳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