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克苏信息网 > 科技

乾坤召唤 第九百三十五章 公然质疑

发布时间:2019-10-09 15:00:32

乾坤召唤 第九百三十五章 公然质疑

清晨,当空中曜日初升,外面越来越吵闹的动静将张浩从静息状态中吵醒。∷∷diǎn∷xiǎo∷説,稍稍抬眼,望着外陆续闪过的几道身影,他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些许好奇之色,因为,单从这些人身上所穿的服侍上看,他们似乎并不是这一届参加资格角逐的人。

“哥,你醒了?”

将掌内还剩下的一半宙力丹药收好,张浩刚刚起身下床,一道柔和的声音传来。转眼,他便看到金凤青端着一只木盆,盆内水光波动,推开石门走了进来。

望着那一张比之昨天要多出不少红润的迷人脸庞,张浩微笑道:“感觉好一diǎn了吗?”

“只是丹田震伤比较严重,短期内法调动神力。”将水盆递过去,金凤青奈叹出一口气。

捧起清水搓了搓脸庞,那冰凉的感觉顿时让张浩的精神一震,转眼瞥见金凤青神色里的落寞,他微笑道:“没事,塔前辈提过,此届心核界人扩员的首要甄选便是实力排名,水之星域足有六个名额,只要抓好机会,倒并非没有可能通过。”

闻言,金凤青情知张浩是在安慰自己。毕竟,资格角逐到了这个地步,哪怕仅获得其中一枚资格牌子,都要面临极大的竞争压力,何况这一次扩员规则乃由执法殿和血盟的夜郎清遥及邹天明共同商议而定,单从那严谨的保密性已让人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再加上等人与邹天明之间积攒的恩怨,根本须多想。情知张浩会出手。后者如何会让对方轻易取得资格牌?

“塔褚前辈一大早便被邀请到了执法殿。据説这一次扩员惊动了炼狱星空第一重星域的炼狱者,因为血盟集结令现世,不少人或为了看热闹,或为解这一届人的实力,已经陆续赶来。”説着,金凤青指向门外:“鸿月妹妹他们在门外已经等了许久,咱们这就出发吧。”

“嗯。”轻轻应上一声,张浩眉间隐现凝色。虽然刚才开口间,他表现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却非是不想让金凤青太过担心,但是这一次,从那些淘汰者中精挑细选参加扩员的人,多数在资格角逐中运气不好而遭到淘汰,他们本就是人中的精英,不明规则下,要承担起获得五枚资格牌的担子,连他都倍感压力。

走出门外。入眼见到鸿月和穆敬等人凑在一起,目光一扫。敏锐察觉出大眼中或多或少的担忧,张浩嘴角隐现出些许苦涩。他心里清楚,现在两队人马纵然投靠邹天明,以后在炼狱星空的日子必然也不会好过,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希望能与自己联手,为未来前途一拼。

“张浩兄,经脉温润的如何了?”望着张浩不错的气色,穆敬迎前两步。很显然,之前对前者破开迷雾阵的消息他们已是知晓,不明具体情况下,也是坚定他与张浩走在一起的大原因。

“还好吧。”并没有过多解释,张浩不动声色的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一起跟着四周一些人流汇聚的方向行去。自从迷雾阵出来,一共不足两天时间,两枚用以温润经脉的疗伤丹药也未彻底提炼完毕,他体内主要经脉多处地方仍有着透支负荷导致的清晰裂纹,不过对于这些,张浩明白,説不説都关大局。

随着步伐迈进,张浩等人也是逐渐发现,越往前走,人流的密集度便越大,当步伐因为拥挤也缓缓停下时,一股骚动随之出现在远方视线尽头。

扬起脑袋,透过前方密密麻麻攒动的人头,能够看到,前方大概七八张距离处,有着一座巨大陨石块铸就的简易台子,而在台子之前,则是垒起一圈半环型的台席,此时躁动引起的原因,正是因为三位身穿金色长袍,手持黑色长杖的老者率先走上台席。

“是执法殿的岑长老、画长老和达张老!没错,果然是三位老前辈!”

“来到炼狱星空足足四年,终于算是见到了执法殿三位核心长老一面!据説这几位前辈皆是追随龙潭神王先贤效力大祭司殿,并从万年前那一场神界浩劫中幸存了下来。”

“不是説几位前辈带领三重区域的师兄们在黑四角魔域进行猎屠历练半年,归来之后就选择闭关静息了么?”

“能惊动三位核心执法长老部到齐,事情岂能xiǎo了?你还不知道吧,这一届人可不简单,据传血盟集结令重现,以至在资格角逐中,因为淘汰人数过多,连人预期接受名额还差三十位,这才不得不进行扩员来补充人数!”

“血盟集结令?怎么可能这还让人活吗?”

“哗哗”

一道道噪杂议论声,随着那一圈台席上的诸多老者逐步登台,在四周密密麻麻的响起,然而当血盟集结令的言论渐渐扩散,场内也是引起一片片喧哗声,可见第一重区域的许多准人在赶来时,只是以为有什么热闹可看,却并不清楚具体情况,因此这会儿得知真相后,许多人在吃惊中,脸色立马难看下来。可见,当年那一场血盟集结令造成的影响,至今仍在炼狱星空留下诸多并不陌生的残酷传説。

“大家安静一下!”

终,就待一股略显惶恐的情绪在场内渐渐弥漫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出,顿时让得场内速安静下来。此时台席中间所站起身的老者,正是两天前曾与张浩匆匆见过一面的千赐。当将场面稳住后,他也是毕恭毕敬的朝身侧那位老者鞠出一躬,道:“画前辈,请您公布一下此次获得扩员资格的名单,并介绍一下选拔规则。”

闻言,画老者轻轻diǎn头,旋即缓缓站起身子。目光自场内移动。那一张嫉妒僵硬。并没有任何表情的苍老脸庞上,自有一番説不出的威严。

“三位主神境强者吗?”

眼前落座在台席中的三位老人,中间一位面容祥和,脸上总顾着一缕和煦的笑容,一看就属于那种比较温和的长者。而左右两侧的老者有些相似,皆是板着脸,双眸中时刻带着些许审视般的严厉,与其目光接触。就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心慌,明显是属于性子比较保守而且对人对事都比较苛刻的老辈。

对于这三位老人,张浩曾听塔褚简单介绍过。心核界成立之初,仅有三位主神强者,其一是南宫蟾,其二则是那位面容温和的岑老者,另外一位则是心核殿第一护法长老。至于画老者和达老者则是在随后数千年内才逐步突破主神境,不过碍于先天天赋限制,两人实力在修至主神境后,便再难存进。即使如此。他们的身份也足以让在心核界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一届人接收,之所以举办扩员选拔。其中原因,老朽不再累赘。”

洪亮有力的声音响起,画老者明显是将刚才场内骚动的噪杂谈论尽收耳底,扫视一眼场,他开口道:“之所以把炼狱星空隶属第一重星区的不少人通知而来,原因也不必多説,自是想让大家了解一下大概情况,并告诉你们,要想继续在心核界生存下去,便得付出比以往数倍的努力去修炼。”

简短一句,画老者顿了顿,直接拿起桌上放着的一张兽皮纸张,接着道:“这一次扩员名额的选拔,乃由执法殿诸多长老按照淘汰者的比例和受伤情况而定,虽也有些人天赋和实力俱佳,但在之前角逐中被创太重,自不在名额中。不过,如果这些人的同伴若被侥幸选上,只要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也可以为他们争取资格牌,下面老朽会进行diǎn名,被diǎn到者,来到台席前进行抽签,决定你们的选拔顺序。”

“刘福荣!”“有!”

“诺维纳!”“到!”

对于画老者宣布的基本规则,张浩早在昨晚便已知晓,此刻,随着前者口中一个接着一个diǎn出的名字,他心中一边默数,一边发现,那些被diǎn到名字的年轻人皆是满脸激动的从人群中行出,行到台席后,在千赐桌前的箱子上抽取属于自己的号码。

“第二十六位人。”

diǎn名的过程一直十分顺畅,对着名单逐渐下拉,当一个名字进入画老者的双眸中,却立马让他的双眼中浮现出些许阴冷,半晌后

,他才语气冷冷的道:“张浩!”

“到!”

闻声,张浩洪亮的回应一句,深深呼出一口气,朝旁侧的金凤青和墨归两人diǎn了diǎn头,顺着这句回答,四周众人转移视线而下意识腾出的缝隙,朝前行去。

“你就是张浩?”

一直走出人群,抬眼接触到台席上画老者莫名清冷的目光,张浩微微欠身行出一礼,道:“晚辈正是。”

“哼!身为一位人,从星区的人选拔大赛至今,能修至灵神大成境,的确算得上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根据老夫所知,你在进入陨石山脉没多久,便被卷入迷雾阵内,我倒是很想问一句,你的破阵而出,究竟是凭自己的实力,还是因为某些人的特权,打破了心核界死死维护数岁月下的炼狱规则?”

“画前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话可不能”虽然清楚之前张浩从迷雾阵出来的事已引起诸多质疑,但显然,台席上的众人根本没想到画老者竟会在这种场合下公然提出质疑。倘若这事当真被透露出去,很难想象如果导致心核界的信义引起整个神界的怀疑,将会引来什么后果。因此,这会儿就连德高望重的岑老者,脸上一直旋起的笑意也有些僵硬,而另一侧,千赐脸色一变,连忙开口想要解释。

“你闭嘴,让他自己来回答。”

目光冷厉间,一眼不眨的盯着张浩,画老者直接开口打断,明显摆出一副要想将事情一究到底的架势,而随着这一番话出口,一束束惊疑不定的目光齐刷刷转到张浩身上,气氛略有些僵持之下,所有人都在等着后者的回答(未完待续。。)

四川治疗阳痿的专业医院
广州阳痿较好医院
云南癫痫病医院好的是那家
上海最好的男科医院有那些
邢台哪家男科医院做阴茎整形手术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