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克苏信息网 > 科技

玉羽仙妖 第四十章 是真是假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8:05

玉羽仙妖 第四十章 是真是假

还在优昙花旁,恣意起舞的烟萝,此时却犹自沉在温暖而美好的回忆里,子逸不知道,他在为烟萝绾发的短短瞬间,却将一颗少-女-之-心,紧紧的绑缚在,这精致而繁复的双燕发髻之上。

银河之上的短暂相拥,伴着桃花的妩媚芬芳,成了烟萝少-女-之-心中,最最温暖和瑰丽的回忆,在天庭这个没有昼夜更替的所在,烟萝心底的那颗种子,正在沉默中慢慢成长。

烟萝自顾自的在优昙花前,翩然若蝶舞,浑然不觉有悠远的笛音,或近或远的,时而清扬激越,时而婉转缠绵。

烟萝随着乐音的高低,或清浅哑笑,或恣意旋转,似乎把这些日子,心中所有的愤懑、挫折、失落、思念、忧伤全都交付于,这莫名而起的笛音似得。

一舞终结,烟萝气息未平,却低首瞥见那优昙花竟有些零落之象,心中升起几分清愁,这花绽放时芳华绝代,却转瞬即逝,如同生命脆弱。

刹然间想起墨瞳那身满是血腥之气的身体,这才明了,她的所有心慌与不安,源自何处。想来月老上仙为自己身负重伤,此刻也不知是否苏醒,一念间,不觉得黛眉轻蹙。

眼前虽是优昙花安静和美的画面,烟萝却不忍多看,想那花瓣零落的场景,心内的反差如此之大,烟萝下意识的眨了眨眼,那些娇艳的花苞却是早早的呈败落的颓势。

烟萝轻叹了一声,平息了一下,因为舞蹈而跳动激越的心脏。耳边热热的,似有炙热的呼吸,近在咫尺,烟萝诧异转头,一身红的耀眼的仙衣,被月老歪歪斜斜的披在身上,外挂间还有几颗盘扣没来得及扣上。

烟萝惊得半响没说出话来,月老墨瞳确是眼神深邃的朝着烟萝笑着,唇角边还带着些意味未明的讥诮。

“月老上仙!“烟萝的眼前不停晃动的却是,月老那日在悬崖之上,身体朝后倒去的样子。

从来见他总是脸带讥诮的说“笨女人“的;即便在王母面前有所收敛,也还是更恣意妄为些,这一次独独为救自己而身受重伤。

“月老上仙?”烟萝再次确认式的重复道。眼前的月老与平时有些微的差别,看他的气色,似乎并没有完全转好,神色里带着些微的憔悴,可是,却将那憔悴掩藏得很好,好得烟萝子根本就无从发觉。

“你在召唤本仙?嗯,尚算有些良心”一个低哑却熟悉无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这一次,烟萝可以确认,眼前这个面带病容的红衣仙官,正是月老上仙本人没错了,烟萝的心里滋生出一股酸涩的幸福,正要拘身行礼,可由于过渡紧张,居然腿一弯,朝地面摔了下去,一个“啊”字都没说出来。

月老只是轻声的呀了一声,分秒之间却听嘎嘣一声,烟萝原是在半空中悠然转体,很快就将身体稳了下来

这才朝月老看去,却见月老墨瞳,脸上却是多了一丝痛极的容色,烟萝讶异的忘了过去,墨瞳却已讥诮的摇了摇头“你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辜辜负”蠢“这个字!“话虽撂的非常狠厉,面上却带了些,烟萝看不明白的神色,眼神深邃明亮,一瞬不瞬的盯着烟萝。

烟萝有些窘的低了低头“月老上仙,您没事了吗“

“这点儿小伤,岂能难得倒本上仙!”

“小伤吗?烟萝看到你身上的鞭刑了,不是一日两日可以复原的,烟萝在家乡时,曾有月城的百姓捕猎受了重伤,也是要十天半月才能复原的,上仙,您随是仙人,可王母娘娘那根青鞭怕是正正对付烟萝这种顽劣小妖的,所以”

烟萝似乎闻到了月老身上的药草之气,墨瞳的神色却比之前更黯上一分。

“放心,本仙刚刚去阎罗殿转了一圈,可那牛头马面这两个混账东西,不敢收本仙的三魂七魄,你也不必为此忧心了”话毕,墨瞳一挑剑眉,原本漂亮的凤眼,平日里微眯着的凤眼如今却瞪得滚圆。

“知道了吗?”

烟萝却没有正面回答,她依然能闻得到月老身上散发的浓重的药草之香“只有肉身和魂灵脱离开了的人,才可以抵达地府,墨瞳上仙,你又骗我“

“魂灵脱离肉身时间长了,便会魂飞魄散,月老上仙,您是仙是鬼?”说着烟萝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月老墨瞳。

倒是墨瞳先脸红了“喂,你一个大姑娘家的,真的如此不知检点,好歹本仙是天庭第一美男的好吧”

“天庭第一美男?烟萝听说的倒是另外一个版本呢,这些不重要啊,月老上仙,你,不对,月老上仙,您的肉身是真实存在的,我能感觉到啊”

“说你蠢,你还真打算笨给我看啊,唉,我墨瞳的一世英名啊,全毁在你这只小妖的手里”

“你,上仙,你又在胡说!“烟萝又惊又恼,随之用手一推月老的身体,这一次成功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可月老墨瞳却脸色突然转青,嘴边却带着讥诮的笑容,断断续续的说道“这一次

,算你对了!”

“上仙,您又在戏弄与我吗,烟萝再也不理你了!“墨瞳却只是安静的躺在一侧,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上仙!

子逸与风雷赶到之时,墨瞳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躺倒在原地,胸口正微弱的一起一伏。

子逸皱了皱眉头“这家伙,还是这样贪玩!”

“都是烟萝不好,刚刚推了月老上仙一下,要不他也不会如此!“

“奇怪,怎么凭空多出一条拉伤”子逸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风雷闻言,用手掌在墨瞳脖颈处,抚了一下,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烟萝看着风雷的神情不善,心内越加焦急“月老上线他,伤势严重了吗,可是烟萝刚刚推了他造成的?”

“不,按照时辰计算,墨瞳不该醒来这样早,这家伙三魂七魄都差点被王母的打神鞭震碎了,居然这样早就醒来,看来是心中有所记挂,这才偶然醒来。”

“偶然醒来的?就是说,月老上仙并没有伤势加重吗?“

“这个嘛,不太好说哦,要是有人一直在月老身旁哭哭啼啼的,那月老上仙恐怕过两日也是好不了的“原本一脸严肃的风雷,突然说话,烟萝却是破涕为笑。

“是,烟萝明白了,这就下去,不再吵上仙休息了!“说着烟萝施了一礼,眼神在月老墨瞳身上留恋的一瞥,这才无限落寞的离开了。

丽水妇科医院
武威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池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丽水妇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