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克苏信息网 > 科技

搞群租收看房费房屋租赁中介违规操作损人利

发布时间:2019-11-24 00:02:37

搞群租收看房费 房屋租赁中介违规操作损人利己 - 邯郸热点 - 邯郸之窗

近年来,我国房屋租赁市场持续发展,中介机构逐渐增多,为解决部分群众的居住问题做出了有益贡献。与此同时,调查发现,房屋租赁中介市场仍存在一些问题,较为突出的问题包括:中介机构违规构建群租房,造成较大安全隐患;搜罗空置房源当二房东,低进高出抬升市场价格;收取看房费押金等不合理费用,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群租房有禁不止安全性令人担忧

近年来,一些城市出现擅自改变房屋结构、将套房隔断出若干房间出租的群租房,安全隐患极大。针对这种情况,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出台《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并于去年2月开始实行,很多城市也先后出台针对群租房的禁令。在南京、北京、天津等地调查发现,中介机构代理群租房依然存在,群租房依然是不少低收入群体的家。

最近,以租房者的身份来到位于南京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表达了想租住一间便宜点的房间的想法。经纪人小张先带来到一套近150平方米的房屋中,这套原本四室二厅的房子被重新分配成7个房间,其中客厅变成两间卧室,厨房也成为卧室。小张说,这套房子属于豪华装修,最便宜的一间也要每月700元。

询问是否还有更便宜一点儿的房间。小张说:便宜的房间还有很多,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走进一套更便宜的四室两厅房屋的时候,被屋内的场景震惊:水泥地面没做任何处理,墙壁被简单刷上了白灰;除了三间次卧没有改造外,一间主卧一分为二,客厅也变成两间卧室,厨房和稍大一点的卫生间也是卧室。穿梭在屋内就像在走迷宫。

在这套群租房内看到,接线板和电线纵横交错,苍蝇蚊子漫天飞舞,在狭小的公用空间内,堆放着啤酒瓶、西瓜皮以及大量的生活垃圾。正值酷暑,屋内臭气熏天。各个房间并不隔音,电影对白声、音乐声以及聊天声混杂在一起。

小张看到面露难色,连忙解释,这套房子是散租的,租户彼此间都不认识,因此卫生较差,秩序混乱。小张向承诺,一定会帮助找到一套合租人员素质比较高的群租房。但他同时反复强调,如果出事,中介概不负责。

在北京天通苑、百环家园、三环新城等居住小区,发现不少出租房源都被打了隔断。天通苑小区的房源中,往往是一个客厅被隔成了三间小房子,每间房月租金从600元到1000元不等。仅仅是客厅一变三,中介的收入立即大增。但是,这也遗留了不小的安全隐患。看到,一名年轻的租房者正在被隔断的房内用电锅煮面,而电锅几乎贴着隔壁的木板墙。

南京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的经纪人小王告诉,目前,在房屋租赁市场,这种群租房约占总房源的五分之一。这些房子大多被一些单位租下来作为外来员工的集体宿舍,这些人往往上下班时间不统一,因此房屋内人流不息,吵吵闹闹也就不足为奇。此外,一些刚毕业的外地大学生由于收入较低,也只能承租群租房。

小王说,群租房的安全隐患令人担忧。首先是消防安全,群租房内私拉乱接电线现象普遍,尤其是夏天,很多电源电线难以支撑大负荷的用电,很容易引发火灾;其次是人身财产安全,群租房内通常是男女混住,且互相不认识,容易发生纠纷,一些单身女孩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贵重财物保管也不安全。

一些中介公司充当二房东包租公

调查发现,当前市场上有一批专门收集空置房源的包租公包租婆,并将不少房屋隔断成群租房,此后,他们或者自己从事非法中介服务,或者将群租房交给中介公司代理。此外,还有一些中介公司直接充当二房东包租公的角色。

中介公司的经纪人小王举例给算了一笔账,一套160平方米的房子由房东租给包租公,每月租金约为3500元;包租公将其改造成7间,总租金就升值为每月4500元。每套房月租金差价约为1000元,那些掌握十几套房源的专业包租公,每月净收入可达上万元。

除个体包租公外,一些中介公司也经常充当起二房东,通过吃差价赚取利润。北京市民王女士告诉,近期她将位于北京广安门外一套93平方米的两居室挂在上准备出租,结果半天之内就接到了50个,真正的房客没有几个,其他全都是房产中介、代理公司打过来的。王女士的上报价是6500元,对方则称可以用6700元包下来,并准备将这套两居室打隔断再出租。王女士担心房子打隔断不好,对方则表示:隔断都是简易材料,今后很容易拆除,安全问题肯定会注意的!

北京中原地产市场研究部总监张大伟表示,租房中介主要有三种形式:第一,房主与房客直接签约,由于房主需要一一甄别房客,这种方式比较少见。第二,中介机构居间交易,中介只收取不超过一个月的租金作为中介费,此类方式所占比例也较低。第三,中介代理后转租,这是目前市场上比较常见的租房形式。一般是房主与中介公司或者个人二房东签订代理合同,中介按照约定的价格支付给房东。此后,租客与中介按照新的约定价格再次签约。

乱收费有去无回租房客吃哑巴亏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租房中介存在违规收取费用、骗取房客钱财的现象。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学生张崇本因为实习在北京四惠东地区寻找出租房源,一家二手房中介推荐了住房,但要先交纳1700元的押金。中介业务人员答应,出租期满后,押金原数退回。租期结束后,当张崇本要求中介退回租房押金的时候,中介业务员表示房东索取了押金,要求他直接去找房东要,却不提供房东的联系方式。多次交涉后,中介业务员开始不接张崇本的,中介负责则表示该业务员已经离职,跟单位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无奈之下,张崇本只能放弃。

在南京,相对链家、我爱我家、满堂红这些品牌中介公司收取半月房租作为中介费,一些黑中介仅收取100、200元看房信息费,这种做法对一些低收入群体更具有吸引力。刚进入一家医药公司做销售的小杨正在通过中介寻找出租房源。他说,虽然听说过一些黑中介收取看房费就消失的案例,但低廉的费用还是吸引了身边的一些同学。

中介公司的经纪人小王表示,市场上的黑中介不具备中介资质,也没有在房管局备案,租房者被欺骗后通常无法追回损失。除了收钱走人,这些中介经常用一套房子作为模型,收取信息费后就对租户称这套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往往让租户吃哑巴亏。小王说,还有的二房东冒充业主,收取租金后携款逃跑,这类事情也不少见。

业内人士表示,除上述问题外,房屋租赁市场还存在政府缺乏监管、中介收费过高、房源信息严重失真、中介或房东不合理克扣押金、租房合同霸王条款、黑中介横行等。( 杨金志 孔祥鑫 刘德炳 徐岳)

健康
芯片
减速机/变速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