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克苏信息网 > 美食

伽蓝法相第二百三十五章水先生

发布时间:2019-11-21 22:20:38

伽蓝法相 第二百三十五章 水先生

第二百三十五章水先生

姚玉浓闭上眼睛,因她想用女娲感知找人,就在他闭眼用出女娲感知之时,姚玉浓灵识中传来剧痛,姚玉浓惨叫一声,脚底发虚,后退数步,在她身侧的樱茹赶紧扶着她,吴川忙上前道“玉浓,你怎么?”

姚玉浓急喘娇气道“我想用女娲感知找人,但我灵识好疼”

吴川二指抵在她眉间,吴川在用佛法替她暂时缓解疼痛,吴川提醒她“你的灵识初愈,你不能在用灵识”

姚玉浓只感疼痛大减,这才diǎndiǎn头道“我知道了”

这时候有几名弟子,神色慌急跑来,其中一名弟子见到水馨,这名弟子慌张道“不好啦,大公主,族上被戊火带走了”

余人这时候一震,心中一片哗然“原来水馨是共工一族的大公主”

吴川早已知道水馨的身份,虽然并不大惊xiǎo怪,可当吴川一听话罢,心中一震!“戊火!“吴川心中狂跳,因他无法置信,吴川急问!”你可看清楚了!“吴川这时候出声,这名弟子这才见到吴川,这名弟子认得吴川,这名弟子一见吴川,他立马脸现怒容,他的剑的出鞘,这名弟子怒道“好呀!你们胆敢带走族上,我这就要你的命”

这名弟子挥剑刺向吴川,剑上隐隐透发水气,剑还未到,水气已然铺面,吴川身子一转,烟杆一出,烟杆朝剑上一卷,已把剑从这名弟子手中卷脱,吴川并不和这名弟子较真,吴川用烟锅抵住这名弟子前胸,示意他不要乱动,吴川道“这位xiǎo兄弟,这里面一定有些误会,他们往哪里走了”注:字符防过滤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这名弟子大肆咆哮“误会什么!我亲眼瞧见的!”

其余二名弟子见其落败,也是出剑想上,这时候水馨在吴川一丈之外,只见水馨手一挥,吴川的烟杆忽而被水馨挡开,吴川诧异瞧了水馨一眼“水馨你。。。”

水馨的眼神已隐隐露出敌意,水馨道“戊火带走洪姑姑!他们想做什么!”

吴川登时一怔,他无法相信水馨居然会这样质问他,吴川知道洪姑姑对水馨意味着什么,吴川摇头道“水馨,这些天我都和你在一起,在説,我已被驱逐出族已经这么多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水馨的身子已颤抖,这是因为她关切则乱,她眼眶已红,因为她已懊悔,因为她实在不该对吴川出手,水馨并不在看向吴川,水馨询问弟子道“这是怎么回事?”

另外一名弟子道“族上前几天邀请戊火前来议和,但没想到他们居然烧了尽水府,族上被他们带上xiǎo舟逃走了”

水馨心急如焚,水馨即刻道“你们快请二位水先生出来主持大局,我现在先去救回族上”

三名弟子领命而去“是!”

水馨跳上蓝水凤凰,吴川神情紧绷赶紧出声“水馨!你不是戊火的对手!别乱来!”

蓝水凤凰转过身子,水馨咬牙注视吴川道!“就算死在戊火手上,我也不会眼睁睁看这洪姑姑被带走!”

吴川身子一转,拦在蓝水凤凰跟前,吴川在道“我和你去!”

水馨只问出一句话,一句非常简单的话“你会和戊火动手吗“这话虽然很简单,但吴川却是很难答复,吴川沉默了,因为他怎么能和戊火动手。

水馨苦涩一笑“既然这样!那你就别拦着我的去路!”

蓝水凤凰翅膀一张一扇,猎猎风势已让吴川睁不开眼,蓝水凤凰“扑”的一声,已升上空中。

蓝水凤凰已上了半空,蓝水凤凰在天空翱翔,水馨的已见岛外的水面,已有不少起火的船只,看来这些船只是追兵,只是这些追兵已被戊火料理,水面上有不少伤员,但水馨并没有去救人,因为共工一族之人,是很难被水淹死。

水馨气得要紧牙根“真是够狠的

水馨已经看见一叶轻舟停靠岸边,蓝水凤凰身子一低,已经靠在岸边,水馨身子一闪化成水气,戊火一肩伤扛着昏迷的洪姑姑在荒原上前行,戊火二和他们并肩而走,水馨的声音忽而在两位戊火的耳里响起“你们给我站住!”

两位戊火停脚步,水馨见洪姑姑被人扛在肩伤脸色顿变,水馨切齿愤盈道“快吧族上给我放”

戊火二没有回头,但他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般

,他已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戊火二淡然道“你先前抓人,已费了不少力气,你先走”

戊火一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也手痒了”

戊火一慢慢的向前走去,就好像水馨此刻已经是个死人。

水馨见戊火一视她无物,水馨恼怒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只见水馨已经幻出水将军啊,水将军挥戟往戊火二扫了过去,戊火二摇了摇头,一副老气横秋之态,戊火二道“你这是找死!”

戊火二手一挥,从手掌中幻出一条火鞭,这条火鞭上全是利齿,火鞭朝水将军身上一卷,戊火二眼芒一沉,死气沉沉对视水馨道“这是涡卷牙鞭,如被它卷上,只会支离破碎!”

火鞭一紧,水馨幻出的水将军被,涡卷牙鞭已拧紧,水将军哗啦一声,已然散去。

-吴川余人赶到码头,上了一船,也已追了上去,樱茹遥望上空,樱茹的眼睛里只见澄净如镜的天空,哪里还能看见蓝水凤凰的影子,樱茹张口道“蓝水凤凰太快了,已经没有踪迹我们该往哪里追?吴川大哥?”

吴川并不迟疑道“既然是抓人,那他们一定会用最快的办法离开尽水宫,我们要尽快赶到对岸,如果让他们过了荒林,那就麻烦了”

吴川余人在途中,已见到那些烧毁的船只,吴川见这些船只烧毁的程度来看,吴川已相信这定是戊火所为,吴川猜不出来,戊火为什么要抓人,但吴川此时能确定的是,他们这一追踪路线是正确的,水面上浮着不少尽水宫的弟子。

本元用出冰法,在水面上幻成几块大冰块,让落水的弟子赶紧上去,冰块虽凉,但好过泡在水中,已有不少弟子爬上冰块,推冰往尽水宫划了回去。

吴川眼见渐渐远去的尽水宫弟子,吴川心中有了忧虑,因为戊火如此作为,总不是什么好兆头。

-水馨败了,因她背朝天趴在地上,水馨已用尽了水气,身体渐渐的失去知觉,水馨的唇已粘上些许地面的沙子,水馨不甘心道“你怎么会看穿我所有的术法!”

戊火二微微笑道“我们既然敢入尽水宫,没有一diǎn傍身之技,又怎能献丑,至于我是怎么看穿你的术法,你最好回去,问问那二位水先生”

戊火二在道“你知不道你现在为什么还能喘气?那是因为我不杀女人”

戊火二的眼珠往水馨身后,空旷无边的荒原看了一阵,戊火二似乎已看见什么,戊火二提醒道“告诉你身后的追兵,别在追了,否则我会把他们一个一个肢解!”

水馨的眼皮,渐渐微合,不消片刻水馨已完全昏了过去。

水馨在迷迷糊糊间,发觉身体被人摇晃,她以为她是在做梦,她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摇晃剧烈,终于神智已被摇醒,水馨眼缓缓睁开,已看见摇她的人是吴川,水馨的昏迷倒地如一根针般直插入吴川的心间,引起他的一阵绞痛“水馨,你感觉怎么样”

水馨示意吴川扶她起来,在旁的姚玉浓亦是上前扶着水馨,水馨眼睛紧紧盯着戊火二离去的方向,水馨的气息十分絮乱,水馨断断续续道“他们。朝那里。。去了,我们快。。快追”

水馨逞强在走两步,眼前一黑,在次倒,吴川大吃一惊,吴川上前一探水馨脉息,她是术法用竭的缘故,吴川微微松口气道“玉浓樱茹,你们留照顾水馨”

吴川目光瞥了一眼云甘凡本元在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水先生是二位兄弟,有八字长白眉的是哥哥,留着山羊胡的是弟弟,这二人已有百龄高寿,这对兄弟隔了三丈距离面对面盘坐,他们二人头dǐng上各有一片大荷叶,荷叶犹如大遮篷般,把他们二人遮住,荷叶上有水滴,水滴是晨露。

水滴沿着荷心往前端滴,荷叶前端有一xiǎo茶壶,茶壶的壶口没有上盖,晨露就往这壶口滴进茶壶中,这兄弟二人是在收集露水泡茶。

弟弟见有二滴清澈露水滴入哥哥茶壶中,只见有水滴从茶壶中溅了几滴出来,有水溅出,那也就代表壶内水快满了,弟弟不禁气馁道“大哥,为什么你收集露水都是比我快?”

这名哥哥逍遥一笑“什么是快,什么是慢,你我都是来收集露水,既然你我壶中都有水,那何必计较是我的多,还是你的少?”

这位弟弟抬起了头,捋捋自己的山羊胡,摇头道“大哥,有快有慢,有多有少,有赢有输,我们两人既然是拿两个茶壶来收集露水,那必定会有一壶先满,如果不在乎快慢输赢的话,每日来这里收集露水,那岂非不是无聊得很”

这大哥孜孜一笑,正要説话,只见一名尽水宫弟子惶惶跑来,这名弟子脚一踉跄,不由得摔在地上,身体震动地面,亦是把荷叶上的水滴震得,咕噜噜的直往这弟弟的壶中流,这位弟子一见,不由得大喜,这位弟弟眉开眼笑道“看来今日是我赢了”

上海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昆明妇科病医院哪好
宜昌癫痫病医院
灵武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