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克苏信息网 > 美食

铁盗游击队疯狂扒煤何时休

发布时间:2019-11-22 16:37:30

“铁盗游击队”疯狂扒煤何时休

近年来,随着煤炭价格持续上涨,一个被称为“铁盗游击队”的特殊群体应运而生。他们活跃在煤矿矿区铁路周围,以上火车偷煤为主要谋生手段,他们甚至有组织、有账目,大规模集体偷煤、破坏铁路基础设施,给煤炭企业造成严重损失。据对全国30多家拥有自营铁路的煤矿企业调查显示,“铁盗游击队”猖狂扒煤已成令人头疼的公害。

“不怕涝、不怕旱就怕火车不拉炭”

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煤炭价格低迷时期,煤矿企业沿线村庄只有一些零星的扒煤现象。2001年以后,随着煤炭价格的持续上升,零星的扒煤现象逐步发展成为有规模的集体行为。

山东枣庄矿业集团自营铁路170余公里,沿途村庄数百个。据负责铁路运输安全保卫的枣西公安分局局长薛燕国介绍,随着近年来煤价上蹿,不少青年村民赶回家专门从事扒煤营生。2003年扒煤最严重的时候,涉及到的自然村近200,2000多人聚众偷盗。

据江西丰城矿务局(下简称丰矿)销运处有关负责人介绍,在丰矿,从梅林火车站运煤至丰城电厂,每天100至300个车皮,火车司机、调车员、车站工作人员以及村委会委派的村民经常联合采取多种方式进行偷煤,多的时候可弄上千吨。他们把偷来的煤放在指定的货场,统一销售,由村委会建账,大家月月分红。据其估测,有的火车司机一月能分一两千元红利,比单位给的工资还要多。

火车司机、保卫人员、村民内外勾结是“铁盗游击队”行窃的主要手段,火车开到偏僻的拐弯处后,司机借机减速行驶,保卫人员装作没看见,偷盗分子直接上去“扒煤”。除此之外,偷盗手段还有“抢、抹、拦、打、拆”——“抢”是直接哄抢;“抹”是往枕木上抹黄油,迫使火车减速;“拦”是用石头等设置障碍阻止火车前行;“打”是打砸玻璃、司机或保卫人员;“拆”则主要是拆除铁轨上的扣件,让火车自动“趴窝”。

偷盗队伍还逐渐形成了明晰的分工体系:一般以村庄为单位,老人和小孩负责运送扒煤工具;青壮年负责打砸车门、放置石头障碍,然后直接上车扒煤;妇女则负责沿途收集;在村口有收煤的煤贩子负责现场收购,形成了“扒、运、销”一条龙。

薛燕国说,由于常年扒煤,偷盗者经验十分丰富,有专门的人员在沿途的电线杆上瞭望,一般一两公里的距离就能辨别出车上装的是精煤、原煤还是粗煤;如果是粗煤就挥手放过,如果是精煤或原煤就下手。在矿区铁路沿线一些村民中还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不怕涝、不怕旱、就怕火车不拉炭。”

10岁孩子也偷煤煤矿企业“日失斗金”

“铁盗游击队”猖狂“扒煤”给煤炭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在调查中了解到,江西丰矿仅2004年一年,就因村民偷煤直接损失超过300万元。

在山东枣矿,其铁路运输处保卫科长王运华向展示了这样一组资料:2000年,一列火车50节车厢,每厢装煤60吨,最严重的一次交货时每厢只剩下约30吨。因为交货时“亏吨”严重,当月客户索赔高达98万元;2002年8月,在枣矿集团尹付线上,一次性丢失铁路扣件200余套,造成至少10公里铁路运输中断;2002年底,一辆蒸汽机车车头被村民砸坏,仅车头损失就达30多万元,据枣矿铁路运输处的统计,2001年-2003年间,每年丢失煤炭的直接经济损失均在100万元-200万元之间,而间接经济损失约为6000万。

地处有“江南煤海”之称的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矿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水矿)每年矿区因偷煤、盗铁等造成的经济损失初步估计也有数百万元。水矿保卫部部长郭继友说,在水矿7个矿井周围,长年不绝、日夜兼有的偷盗对国有资产的“蚕食”和“损失”积少成多、难以估量。

与此同时,“铁盗游击队”也常常酿成悲剧,村民在偷煤中丧生的事故时有发生。2003年,山东微山县一名妇女半夜上火车扒煤不幸摔死。此外,一些村民还

中医诊断
职场
民生新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